子书西约

渣文笔,轻喷

【天白】Hug

给我一个拥抱。

———————————————

这是金城白子第一次陪着阴天来扫墓。

弟弟们没有跟过来,这次同行是天火私下里要求的:“有时候也会很想老爸老妈,但是总带着空丸他们过来不方便,”说到这里,年轻的当家的声音有些落寞,但抬起头时却又变回了那个张扬的半大少年,“所以,以后就拜托白子啦~”

当时的白子并没有用言语回应,只是点了点头。

有些话是不可以说出口的。说出来只不过是平添世间两个伤心人,所以难过纠结的只有他一个就够了。

所以白子此时也是沉默的凝视着跪在父母坟前的天火。

阴天火也只不过是个比他还要小一岁的少年罢了,入眼的是还未长成的瘦削背影。承担了本不用承担的责任,却依旧能笑着抚养两个弟弟,笑着把他带回家,笑着面对日复一日的阴霾。

白子并不像空丸一样,经常看着天火的背影,并为此不停的追逐。初入阴家,某人就一直在他面前蹦达个不停,后来也不知怎么,额发被束了上去,而自己和他也变成了可以并肩的距离。

听着天火向父母絮絮叨叨他们的小小日常,他忍不住去想,天火是否也会有不为人知的,悲伤而阴沉的一面。

偶尔也像个孩子一样不好么?

这样的话白子也只是想想,如果说出来,恐怕那人会变本加厉的在家里撒泼耍赖,并言之凿凿:“不是白子你说要我更像个孩子的么?”

不过相似的话,天火却曾经对他说过。

“偶尔也笑一笑吧?像我这样?”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吧,尽管现在他也还是不习惯牵动嘴角的弧度。笑容,温柔,名字,天火给了他太多太多,总想要也为天火做些什么,洗衣做饭这些都还远远不够。

就像现在这种情况吧,在天火笑容遮掩下的悲戚,从背影上真切的传达给了白子,而白子却不知道该怎样安慰 。没有被爱的人,也学不会去爱。

或许在他刚出生之时,父母曾经满怀期待的爱过他,但自他记事起,就被教育过了,眼泪与拥抱,不属于忍者。不懂事的自己曾经哭过,然而结果也不过是哭到乏了,不想再哭。之后便懂了,哭是无意义且浪费的事情,同悲伤一样,有悲伤的时间,不如多磨练自己的能力。拥抱也是如此。

他的第一个拥抱来自阴天火。自己操着熟练的演技编造的谎话被信以为真,感性的少年紧紧抱着他,像个大人一样摸了摸他的发顶,“已经没事了哦,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家人了。”

本来应该嘲笑着少年的愚蠢的内心,却泛起了莫名的痛。

至今,白子也不知道要如何去爱一个人,但也不想只看着一个背影束手无策。

于是他学着那时候少年抱住他的姿势,蹲下身抱住天火。

天火的体温偏高,即使作为被抱住的一方,也温暖着白子。

“天火,在我面前的话,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吧。”

犹豫着抬手,笨拙的摸了摸天火的头顶,力道轻的微不可觉。想收回手时,却被人紧紧握住又按了回去。

“果然,以后要麻烦白子了啊…”

晚春的风,有些粘腻的拂过枝头。在一片木叶的低吟浅唱中,两人紧紧相拥,并不惧热的从对方的身上汲取着温度。

此刻所拥抱的就是唯一。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