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西约

渣文笔,轻喷

【天白】good good study 01

※天白的学院paro以后都用这个标题了!这样就不用想标题了我好机智!!

※just一个小段子

———————————————————————

“阴天火!!!!!!!”

天火并不是被老师愤怒的声音叫醒的,事实上他是那种只要睡着了,不管周公怎么踢他也会抱着棋盘不撒手的人。

叫醒他一般都是苦逼的同桌的义务。

白子已经苦逼了好多年,即使自己再怎么好脾气,也绝对无法忍受每年每月每周每天每节课都要顶着老师如火如炬的眼神叫醒这只猪的。

我也想在课上睡觉啊!岂可修!!

为了缓解内心的愤懑,叫醒天火的方式从最开始推醒,渐渐演变成了用书砸扯头发掐大腿等等凶残的方式。

今天天火就是被白子的肘击叫醒的。

“阴天火,你告诉我我刚才讲的这道题的答案是什么。”

阴天火发誓自己看见了老师眼镜里的寒光,没错,就是像漫画里那样的反光。阴天火默默低头,企图从自己的练习册中寻找答案,不期然的看见了练习册的封皮。

睡觉之前至少翻开练习册吧阴天火同学。

这种时候一般也是苦逼的同桌挺身而出指出正确答案的。

所以白子在草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B”。

“恩……啊…呃……这道题选B啦!选B!!!”

“我讲的是填空题你选什么B!!出去!!罚站!!!!”

天火灰溜溜的站到了走廊外他的驻地——几乎每天都要站上半节课的地方。思考着怎么消磨掉20多分钟的时光的时候,他看见你这白发紫眸的同桌也从教室里被赶了出来,站到他的旁边,一头卷发似乎都因为失落的心情而变直了不少。

白子怎么也想不到老师居然会叫同桌回答问题。天地可证,他根本没听课——为什么理科生要听语文?!

“呦,你怎么也来了?”

“是命!是不公平的命叫我来的!”①

“命运都是注定的,最后都会汇入rufu。”②

“串戏了,笨蛋。”

“你懂什么,这叫串烧!”

不知道哪个哲学家这么说过,青春就是用来挥霍的,不管是在教室还是走廊。

白子说,那个白痴哲人就是你吧,天火。

多年以后,两人都垂垂老矣的时候,仍会想起那天光景。那只是个不值得注意的小事,却在他们的记忆中停留了很久。

只因当时年少。

————————————————————
①语出《雷雨》
②语出《魔笛MAGI》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