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西约

渣文笔,轻喷

【天白】冬天海

—想去海边游泳呢。

—现在可是冬天啊,笨蛋。

———————————————————————

住校的学生们总会把握住一切的机会来折腾出一些乐趣,节日自然不会放过。

元旦放假的前一天,班长提出了“写下自己现在的愿望,互相交换并实现”的倡议,全班都兴致勃勃的准备提一些极富创造性的愿望来为难自己的小伙伴,不过班长又附加了一句“如果提出的愿望不能实现,那么提愿望的人就要收到惩罚”。

惩罚的内容在全班的严肃讨论下,决定为向年级主任告白。

年级主任是何许人也?

写个粉笔字都要翘兰花指的万年娘炮老处男。

所以大家更加绞尽脑汁想一个既能整人又一定能做到的事情。

白子倒是没有这种顾虑,随手扯了一张草纸写了几个字就扔给了同桌的天火。

此时天火正拧着半边身子,努力挡住胳膊下的纸条,写一个字看一眼白子,生怕白子偷看他写的内容。

“诶诶诶?!白子你写完了?不会写的是什么明天中午要吃外卖这种事吧?你怎么可能放过整我的大好机会!”

“不要把我想得那么阴险好吗?阴天火同学。反正如果你完不成,去告白的也是我,你担心什么?”

怎么可能不担心哦?!我为什么要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跟一个老头子表白啊?!白子都还没向我表白过啊?!

以上的话被阴天火自己打碎了嚼烂了咽进了肚子里。

可惜金城白子是阴天火肚子里唯一的那一条蛔虫。

“所以啊,你一定要万分努力的满足我啊,天火。”

“……我可以换一种比较直接的方式满足你吗?”

“未成年人请不要满脑子想一些有颜色的东西!”

天火终于写完了自己的愿望,郑重其事的交给白子。然后两个人同时翻开对方的纸条。

阴天火:金城白子在2015年的第一秒向我表白。

金城白子:在学校里看见海。

白子带着笑意松了一口气,天火抓狂的把自己的螃蟹头揉得更乱。

“怎么可能在学校里看见海啊!!!!!!白子你这么爱主任吗?!这么想和他表白吗?!”

“不,我比较想和你表白,”白子晃了晃手里的纸条,“谢谢你给我机会。”

震惊于白子坦然承认喜欢的情感,天火蠢兮兮的下意识回答“不…不客气…”

然后开始为期一天的准备时间。

白子倒是没什么可准备的,之前多少年的元旦都是一起度过的,今年自然也一样。但是天火,从早晨开始就不见踪影,连课都没来上。问和天火同寝的人,他们说天火很早就神神秘秘的出门了,还托他们向老师请假。

究竟去了哪里呢?

白子握着铅笔,心不在焉地把椭圆画成了圆。身边少了那个上课时一直睡觉的家伙,感觉教室里空旷了不少,也冷了不少。

百无聊赖地熬到了傍晚,失踪人口终于给他打了电话。

“白子来活动室一趟,来看海哦~”

阴天火总有那种不可思议的能力,似乎真的把海洋带到了学校。

无数张的白纸被染成纯净的海蓝色,贴满了整个房间,连天花板都没有放过。夕阳的余辉透过纸缝稀稀落落的照射进来,像极了在海底漫步的感觉。

天火就站在屋子正中,身上乱七八糟都是颜料,冲着他笑得比阳光更暖心。

或许就是那一瞬间,彼此在心里默默做了决定,不再放手。

冬天的海依旧在流动,从创世之初就不曾冻结,如情感一般,从天光乍破,到万物归尘,亘古不变。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