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西约

渣文笔,轻喷

【天白】思春期



春天来了,阴天火终于开始觉得门外喵喵的叫着春的猫实在是讨厌的很。每天不停的叫不停的叫,把他叫的开始做一些奇怪的梦。
比如,梦见自己的挚友兼神社的食客金城白子先生,穿着英国传来的女仆装,对着自己卖萌,还问自己“老公~你是要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最可怕的是自己还起了反应。
“啊啊啊啊啊啊这样已经算是变态了吧?!”
天火痛苦的抱住自己的头,把自己卷成一个被子卷,希望别人永远别来看他才好。
不过片刻之后,他还是起来了——这实在是非常罕见的,毕竟镇上的人都知道,阴天火一年都不一定会有一天是自己主动起床的。这只因为天火突然想起来,每天负责叫他起床的,正是他昨晚春梦的对象。
“如果被白子知道的话,我的第九条螃蟹腿一定会被卸掉的吧?!绝对会吧!!!!”
因为被子收了起来,所以天火只能去撞隔壁的纸门来发泄心情。不过只撞了一下就被迫停止了,因为门被从另一面拉开了。
“难得哦,天火,居然起的这么早。但是起早了也不可以影响别人休息嘛。”
白发的食客还穿着黑色的睡衣,有些倦怠的看着天火。
不幸的天火正准备撞第二下门,力道还没有收住,于是直接撞到了白子的大腿上。
“白白白白子!!!你怎么还没起啊哈哈哈哈哈哈!你居然也会晚起吗哈哈哈哈!”
天火僵硬的把目光从早上刚起床整个人都散发着色情气息的白子身上挪开,努力使自己发烫的脸看起来正常一些。
“还不是你嘛,昨天说要喝酒结果洒了我一身!昨天洗了好久呢,今天都没有换的衣服了。”白子困扰的轻轻皱眉,结果天火看见他这样的表情,莫名的心脏跳的更快了。
“是是是是这样的吗?哈哈哈哈哈白子不然你穿我的衣服吧!”

现在的阴天火只想回到五分钟之前给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收回借白子衣服的那句话。

略有些宽大的和服套在身材纤细紧实的白子身上,却依旧尽职尽责的勾勒出了白子好看的腰线,两条长腿在和服下若隐若现。
最重要的是,天火只要想一想那件衣服是自己的,白子身上沾满了自己的味道,就会呼吸急促心跳加速。更糟糕的是,洗的衣服还没有干,白子要穿着这件衣服一整天!
“果然已经是变态了吧!!!!对朋友起反应什么的!阴天火你清醒一点!!!想一想清纯的大波妹子!!!!!”
在地上翻滚着敲头的天火觉得头都要被敲烂了也没能扭转他对白子莫名的感觉。
最后他决定偷看白子洗澡,好让自己清楚的意识到白子是个男的,不是前凸后翘的可爱妹子。

现在的阴天火简直想一头撞死提出偷窥白子洗澡建议的自己。

雾气弥漫的浴室里,白子正背对着门,往头上浇水。打湿的白发贴在脖颈上,水珠顺着锁骨下流,流过胸前粉红的两点,最后在人鱼线上被蒸发干净。
天火抹了一把鼻子下的汗,结果摸到了一手的鼻血。

春天还远没有结束,猫也继续喵喵的叫着。今天的阴天火,也依旧在困扰着呢。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