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西约

渣文笔,轻喷

【天白】请尽情地欢笑吧 上

于阳光之下。
————————————————
今年的冬天比往常来的早了些,导致没有提前屯粮的我,要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出门采购食材。
我的名字叫做寂,来自风魔一族。自从我五岁有了记忆开始,就一直被首领教养在身边,父与母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只有首领是真实。不过,我不知道首领的名字,也从没看见他笑过。与首领相处了五年,彼此的喜好明明一清二楚,我却还是觉得首领陌生的很,我不喜欢这样,我总觉得,首领应该是另一个样子,一个我从没见过的样子。
至于我,我觉得母亲在为我取名字的时候一定非常的不理智。跟随首领多年,虽然我没什么机会学习除了面无表情之外的表情,但就内心来说,我应该是个开朗的人。
记得有一天,首领终于开始担心我的性格问题。
“寂,你是不是应该多笑一笑?”
我啪的一声把手里剑钉在树干上,很想说首领啊怎么笑嘛你做个示范好噻?
但我没有。
“妞~大爷给你笑一个好吗?”
当晚首领就把我锁在了厨房外,亲自下厨。
所以我觉得首领也应该是个内心温柔的人,否则,我应该会被他打出国境外,省得给风魔丢脸才是。
我们现在定居的城市叫做箱平,地处深山之中,但是民风淳朴,我很喜欢这里,并且希望首领不要再次搬家了,即使已经定居了一年,我也还是有些忐忑。
除去最初在风魔村子里跟随首领的三年,过去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搬家,到了一个地方,住一小段时间,就赶去下一个地方。这样更像是旅游,而非生活。顺带一提,我们已经快要游遍日本了。而一直居无定所的原因嘛,首领虽然不说,我也是知道的。两年前我突然发现了,每次我出门去集市采购时,都会看见那个男人,那个螃蟹头的轮椅男。明明已经搬到了另一个地方,我却还是能看见他,想不注意都很难。毕竟,他是一个那么嚣张的男人。发现这个奇怪的事情之后,我就开始调查他。
他叫做阴天火,来自近江的贺滋,据说,那是个很美的地方。之前一直有一个很漂亮的大波姐姐照顾他,但是现在,大波姐姐回去和别人结婚了。他们分别的那天晚上,我就躺在他们家的屋顶上看星星——请相信我真的不是要偷听。
“天火,你找了他这么多年,不累么?”我听见大波姐姐这样问螃蟹头轮椅男。
“嘛,爱不觉累嘛,妃子。”
沉默了一会之后,大波姐姐继续说,“天火,我累了。我不知道这样的等待还要有多久,我累了。或许从一开始我就不该抱有希望。”
“妃子……对不起。”
“不必说对不起,你总是在感情上这么的优柔寡断。我昨天已经叫苍世来接我了。你应该祝福我。”大波姐姐的声音有点哽咽。
“妃子,你会很幸福的。”螃蟹头的声音竟然也有些呜咽。
“我不会感谢你的,我本来就应该很幸福。”
“恩,我知道。”
大波姐姐似乎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声音已经重新变得平稳,只是有些沙哑。“天火,我早就应该告诉你的。风魔是影子,你是无论如何也抓不到影子的。”
“我不会放弃,我早就已经发誓了。我怎么可以允许白子这么随意的从我的人生蓝图里消失呢。”
“你误会了。我想说,你虽然抓不到影子,但影子却会跟着你,有人的地方,才有影子存在的价值。你想找到他,不妨停下来等等看。”
于是从那之后,首领就再也没有搬过家,我难得的过了一年的安稳日子。从这一点上,我还是很感谢这个螃蟹头的。也仅仅是这一点罢了。
“小寂啊,又自己下山吗?爸爸的身体好些了吗?”
“谢谢阿婆,爸爸最近好多了!”我对着和蔼的老人笑笑,毫不客气的收下她多包给我的一小袋米。
搬来这里时,首领与我假扮成了多病的父亲与自立的儿子,这样首领就不必过多出现在别人面前了。首领似乎很不喜欢变装,记得我第一次被派出去买东西时,向首领质疑过,为什么让我一个小孩子独自出门,然后首领静静地看了我半响,说:
“寂,我不想再扮作什么人了,永远都不想。”
尽管当时我并不能理解那句话的意思,但首领眼睛里多到溢出的悲哀,让我以后再没提过这个问题。略猜一猜就能想到,大抵也是与那个阴天火有关。
或许,他能让首领笑出来也不一定?
我回头飞快的扫了一眼那个正坐在酒馆里的男人。他正在喝酒,对面坐着消失两年的大波姐姐和她的丈夫——一个看起来就很闷骚的男人,他们正在笑。阴天火的笑颜尤其的耀眼,那种让人不由自主想要接近的温暖的感觉。有机会,我一定要告诉阴天火,首领在这里。不过,我要怎么向他说明呢?毕竟我是不知道首领的名字的,而风魔又不是那么受欢迎的家族。忘了说,我是黑发,风魔一族的第一个黑发。我之后,首领就废除了杀心术的试炼。首领说,我虽然是风魔一族,但却不是忍者,他不想让我成为忍者,这个时代不需要忍者了。
———————————————————
来自作者的废话:没写完啊…但是忍不住了所以发了出来………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