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书西约

渣文笔,轻喷

【天白】青丝结发

#天白#
私设有,ooc,文风幼稚,请轻喷。另,请不要要求一个未成年人写肉!





金城白子从宿醉的头疼中醒来,一片迷茫中想要起身,却感受到了来自头发的反作用力力。
微微侧头,首先入眼的是身边睡得毫无形象的阴家当家。天火的头发披散着,其中一缕上居然还紧系着白子的紫色发带,而另一端则系在白子散乱的发尾上。
嘛,这算是结发吗?
——————————————————————
如果说天火在喝酒这一方面有什么不满的话,那大概要说是他的酒友,金城白子先生,从来没有喝醉过吧。至少他是没有见过的,因为先醉的总是他。
每天除了毫无挑战的工作之外,全部时间都用来在家里浑噩度日的当家表示很不满,他非常以及极其的想要看见白子喝醉的样子。
于是他再次用家里的钱买了酒,而且还是冒着被空丸数落一通的危险去的。
然后,天火难得的动了动脑子,在一半的酒里掺了水——自己喝,另一半——白子喝。
夜晚。
“唔,天火?”
“恩?怎么了?”天火兴致勃勃的把白子的酒杯再次满上。
“你…今天…不舒服吗?”
“没有啊没有啊!白子你快喝啊!”
白子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那个男人类似大型犬的期盼眼神,也只能内心感叹一句演技捉急。
明明是那么爱喝酒的人,却没怎么动杯,反倒一个劲儿的给自己倒酒,再加之忍者的嗅觉告诉他天火那一半的酒味道有些淡,略一思量便知道这神烦的螃蟹头想要干什么了。
罢了,随他吧,谁叫自己跟随的男人是这样的任性呢?
而后阴天火终于如愿以偿地看见了酩酊大醉的白子。
不得不说,白子是一个酒品非常好的人。
区别于天火喝醉之后的大吵大嚷不死不休,白子喝醉之后异常的安静,只是愣愣的盯着酒杯,一副年龄减了二十岁的样子。
天火表示他一颗父母心都要萌化了。
“呐,白子?”天火伸出一只手在白子眼前晃了晃。
白子讷讷的抬起头盯着他的手,然后,伸手,抓住,张嘴,咬下去!
天火猛的抽手没能抽开,却把白子带到了自己怀里,白子的鼻子撞上了天火的肩膀,终于吃痛的松开了手,然后头软绵绵的靠在天火的颈窝里蹭蹭,嘴里还不住的念叨着“猪蹄啊…猪蹄”,声音竟然还有些呜咽。
闻言还有些郁闷自己的手怎么像猪蹄的天火,听了白子声音里的哭腔,也不由得心软。一手环着白子的腰,另一手在白子背上轻轻抚摸,心中感叹手感真好不愧是我天火大爷喜欢的男人。
似乎得到了安慰,白子停止了抽气,在天火怀里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温热的呼吸刚好噴在天火颈侧。
天火被酒味和怀里的热度熏得有些茫然,鬼使神差地,他向白子问道“白子,你喜欢我吗?”
“…喜…欢…”
“那你喜欢我什么?”
白子有些困惑的抬起头,复而把头埋在天火的胸前,道,“暖。”
“恩?只是暖吗?”
“…很暖…”
“还有呢?”
“非常暖!”最后一句回答的口气,执拗的有些像宙太郎。白子像是要充分说明天火真的很暖一样,整个人都努力缩在了天火的怀抱里。
看着这样的白子,天火有些哭笑不得,明明知道酒后的话不能信,却还是想听那一句喜欢,想亲近他,想成为朋友之外的某种关系。明了自己的不现实的想法,天火不由得苦笑出声。
听见透出悲凉的笑声,白子仰头讨好的用鼻尖蹭了蹭天火的下巴。
“那你喜欢我吗?”
“当然啊,很喜欢,非常喜欢。”
“你喜欢我什么呢?”
“我喜欢你在我身边。”
不知道这个答案触动了白子的哪一根神经,他忽然揪紧了天火的衣襟,急切的问道。
“如果,如果我不在这里怎么办?”
“怎么会呢,白子不是一直在这里么。”
“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真的不在的话也没有办法啊,只能去找喽。”
“…找…?”
“恩,把白子找回来,然后继续喜欢你。”
“找不到呢?”
天火头疼的看着比平时难缠的白子,却又不能拒绝那样含着水气的紫色双眸。
“白子你知道吗,临国天朝有这样的说法,结发为夫妻,那么即使到了地狱也能够找到对方,下辈子也能再次见面。”天火一边说一边解下白子头上的发带,一头缠上自己的发尾,另一头系在白子的短发上。“这样的话,就不会找不到了。”
白子靠在天火的怀里,拈着两缕头发并在一起。黑发与白发互相依偎着,如同光影般互生。
青丝结发,同枕席。黑白交织,任死生契阔。

评论(4)

热度(16)